保温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环保种树真的有利无害2南艾蒿

发布时间:2020-10-18 16:01:15 阅读: 来源:保温钉厂家

环保种树真的有利无害(2)

3、“占补平衡”是对生态的另一种威胁

2014年5月份的一天,范博和邵杰两位游客,到江南某森林公园(国家4A级景区)去游玩。当他们即将爬到山顶时,几台挖掘机和一条新剖开的石路吸引了他们的目光。顺道路慢慢往上走,两边全是一层一层的“梯田”。“梯田”里几乎没有土壤,只剩下一些破碎的砂石,“梯田”里零星种着几株湿地松,被山风吹得东倒西歪。

这个森林公园风景秀丽,一直是登山、骑行、自然观察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两名游客想起两年前骑自行车来这里游玩时,这里还是一片天然次生林,怎么短短时间内,森林就变成了梯田?

在风景区里修建梯田,究竟有什么好处?难道是想修建别墅或寺庙?

带着这样疑问,范博和邵杰开始了持续的追问之旅。慢慢地,他们发现,森林变梯田,其实是为了实现耕地面积的“占补平衡”。所谓“占补平衡”,按照2004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编制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应当确保本行政区域内耕地总量不减少”;“占用耕地与开发复垦耕地相平衡”。也就是说,如果某城市开发了郊区的一亩良田,开发商可在这个省范围内,寻找一亩或几亩新开垦出来的土地作为补偿(各省的新旧耕地折抵率标准并不相同),上面所说的风景区所在的省份,新旧耕地折抵率为0.72左右,就是说,如果开发商占用了一亩熟地,需要大约1.5亩新生的耕地来“折抵”。

范博和邵杰将发现的问题向当地的农林局、国土局、旅游局反映,三家机构给出的解释是,该地块原为天然次生林,2012年5月20日,为了增加村级经济收入,推动低产林改造,经该村村民代表会议决定,对两块将近800亩的“低产林”和荒废老茶园进行耕地开垦改造。项目于2012年11月动工,2013年12月完工,现正在等待省里的“耕地验收”。验收通过后,一亩地,至少可获得35000元左右的收益。

两人继续研究政策后发现,4A级景区里的“高山梯田”之所以能够卖得出这么高的身价,原因在于它们能够用来折抵城镇建设用地所占的耕地指标,能帮助实现“耕地占补平衡”。按照该省国土厅的规定,新耕地开垦收益,按照省20%、市县80%的比例进行分成。

2000年以来,“新耕地折抵指标市场”开始在该省大规模发育,交易量不断上升,交易价格也水涨船高。从起初的每亩1万元左右,上升到2004年的每亩3万-4万元。2007年,已达每亩7万-9万元。2014年,已接近每亩20万元。

学者汪晖对土地“占补平衡”和“跨市调剂”制度有过深入研究。他说:“其实想一下也明白,现在的城市土地价格,高的都达上千万元一亩。由于耕地可以在全省范围内进行调剂和流转,于是,政府这边以高昂的价格把土地卖给地产商,那边到别的地市以20万元的价格去‘调剂’来一亩土地,这是非常划算的事。这样,地产不发达的地方,可以开发新耕地来获利;地产发达的地方,可以出卖好耕地来获得更多的利润。”

无独有偶,和范博一样,环保志愿者潘文婧也在研究毁林造地问题。她通过遥感地图,发现这些“新造的耕地”多在人迹罕至的山头,有的甚至在保护区、风景区、水源林内。有些地方毁掉森林造成的“新耕地”,底下全是石头,开发出来之后,不仅什么也种不了,而且给当地生态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与其种树,不如长草,应当倡导“野草覆盖率”

4、当我们大谈森林的时候,我们忘记了,中国有一半左右的国土面积,其实是草原、沙地。

当我们大谈森林保护环境的时候,我们忘记了,最先让一片土地“复绿”的,其实是草。草和树一样,对繁殖后代也有着极强烈的本能。草比树更明白,这个世界,提供给它们的机会并不多。因此,它们必须具备更顽强地生存能力,必须生得更多,才有可能保证子女的生存概率。

在北京,我的住宅外,今年6月份,突然拆掉了一片房子。估计是等待新开发项目的动工还需要一段时间。于是,这片空置土地上,几天之间就成了野草的王国。

一个月之后,再放眼望去,那片地已经是一片翠绿,中间没有一点空隙。从来没有一个人往上面撒过草种,倒是有不少人想把那些草拔除。

在江西婺源虹关村,一位80多岁的老人,带我去看他们村庄旁边近年来被毁掉的林地。他很伤心地说:“好好的森林,现在都变成了大茅。”

我告诉他不用担心,三五年之后,这些大茅地,一定会有树木长起。我知道,野草们看到大自然的伤疤,会难过的,它们会迅速地织起一件件衣服,为大自然的重新修复提供机会。

草在无法长树的地方,就更神奇了。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新疆的高山以及三江平原的湿地,其实都是草的天堂。

在这些地方,任何一片土地,只要你不去侵犯它们,它们一定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草所细心地包裹。草,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细心、最专情的生态保护者。它们不能容忍任何一片土地被划伤之后还得不到照顾和救助。著名草原专家刘书润作过统计,在内蒙古的科尔沁沙地,至少有700种草。

因此,我们更应当让野草长遍中华大地。我们应当让野草野花在城市里自由地生长,而不是成天想着如何拔除它们、清理它们、驱赶它们。把这些能力顽强的环保野战军赶走,却花大价钱去养殖那些细皮嫩肉的外来物种,我们的选择是多么的得不偿失。中国应当重视天然林的保护,国人应当去保护天然林,而不是一味去种树。此外,中国应当改变森林覆盖率的统计方式,把中国的生态指标,用野草覆盖率来作为计算方式,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因为,有野草的地方,生态就有希望。

与种树相关的生态常识

1、本地树种最能涵养水源

所有的地方,最适合的树种,都是本地树种,而且不必种,它们会在大地上自然地长出,你让它们自由生长就好。它们不仅能涵养水源,而且能净化空气,能形成良好的生态系统,对昆虫、土壤、鸟类、野兽的共生群落形成极有意义。同时,野草、苔藓、地衣与树一样重要。

2、生态城市的本质是什么?

城市应当形成多样化的本地自然植物群落,因此,如果是道路边,为了显得不那么杂乱,可以适当种植一些园林物种。这些园林物种,路边一两米范围内就好了,其他的地方,都留给自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有土壤的地方,应当比硬化的地面要低,这样,下雨的时候,就可以蓄积雨水,不会给城市带来洪涝。这是海绵城市、生态城市的本质。

3、种植方式太标准的树,都不环保

所有种植面积超过一亩,而且种植方式太标准的树,都不环保。对树下自然生长出来的本地物种进行去除的方式,都不环保。

4、大树未必比小树好,小树未必比野草好

每一棵自由生长的本地树、每一株自由生长的本地草都是环保的。大树未必比小树好,小树未必比野草好。重要的是,它们必须自由地生长在本地的土地上。没有人打扰它们,它们就是最环保、最美好、最生态的东西了。

5、能长出草的,就长草,能长树的,就长树

不专门种树是最好的,因为所有的地方都能够长出本地的自然物种,能长出草的,就长草,能长树的,就长树。我一直反对一味种树,因为看到过太多的种树行为,其实都是在花大钱毁坏自然和破坏生态。

温州医院治早泄

北京儿童癫痫专科医院

做无痛人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