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肖亚洲哈药的快活林还要开多久

发布时间:2020-03-04 12:03:55 阅读: 来源:保温钉厂家

《水浒》中讲到一处经商敛财的宝地,这便是快活林。快活林位于孟州城东十余里,此地四方通衢,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山东、河北客商们,都来那里做买卖,正是财富的绝佳聚散之地。因此快活林一带,店铺林立,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兑坊 。 一个快活林,争来夺去,弄得人命连连,表面看是为了月终三二百两银子寻觅,但背后是深层次的官商勾结的社会生态。

先看其中一个商人施恩,他是一个小管营,其父是老管营,正如他说:小弟一者依仗随身本事,二者捉着营里有八九个拼命囚徒,去那里开着一个酒店,都分与众店和赌钱兑坊里,但有过路妓女之人到那里来时,先来参见小弟,然后许他们去趁食。可见,由于他在地方上有权有势,便能称霸一方,他之所以不能继续称霸,是由于有比他官大的张团练撑腰的蒋门神的到来。

再看武松遭张团练暗算不死,回来报仇时听到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三人说话,武松在胡梯口听:只听得蒋门神口里称赞不绝,只说亏了相公与小人报了冤仇,再当重重报答恩相。这张都监道:不是看我兄弟张团练面上,谁肯干这等事!你虽费用了些钱财,却也安排得那斯好。这早晚多在那里下手,那斯敢是死了,只教在飞云浦结果他,待那四人明早回来,便见分晓。 张团练道:这四人对付他一个,有甚不了?再有几个性命,也没了。足见官家和商家互相勾结,便可为非作歹,视人命如草芥。

快活林几易其主,却一直是施、蒋两家在你争我夺。为什么同在孟州的张青、孙二娘夫妇就不能在此地出头呢?事实上,施恩、蒋门神不过是前台经理,他们幕后的老板则是施老管营和张团练。无论是施恩还是蒋门神,能够盘踞快活林的根本原因,还是依仗了官方的权力。当权与利纠集在一起时,就日进斗金,常常是资本积累最快的过程。这也是《水浒》中描述商品经济的一个典型模式:权力笼罩下的经济。

施恩、蒋门神虽然自己武功高强,但深知自己再强也不及官,只能依靠官赚更多的钱,甚至借官的势力来为非作歹。几百年后的今天,强势企业与地方政府合谋获利并不鲜见,他们因为公权力对其友好或亲昵而格外张狂,往往以牺牲公共利益为代价。以不断恶化的环境污染为例,我们从中一点也不难辨识出快活林可怖的一面:利益由权力和资本分肥,代价则由弱权群体来承担。

快活林里权与利相结合的经营模式,在今日手段更隐蔽,方式更合法化了,本质上仍然是权力和资本结盟。唯一不同的,快活林的商家是私营经济。资本有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之分。一般来说,现今的权力更亲近国有资本即国企,因为国企更有利于权力对经济的控制,是政治权力兑现经济利益的最方便门径。从官员个体看,惟有与资本接近,才最有利于官员个人利益最大化,不管这种利益是政治利益(政绩),还是经济利益。

最新的例证是哈药集团制药总厂,长期违法排污被曝光后,舆论纷纷将矛头直指官商利益纠缠不清。近日环保部下属的中华环保联合会工作人员,为污染受害者维权事宜赴当地调查取证,不料遭遇百般艰难,无功而返。原以为能很顺利地从黑龙江省环保厅拿到哈药的环评报告。没想到,虽是自家人,但省环保厅根本不给面子。法院受理案子三年多,至今也迟迟不能判决,主要原因是哈尔滨市环境监测中心一直不出监测结果,法院没办法判决。

如果此前媒体对于哈药与当地政府关系的质疑,还仅仅是一种逻辑化的推理,那么中华环保联合会工作人员此番的遭遇足以证明这种推理的现实存在。哈尔滨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前去哈药附近居民区对大气进行监测,有市民拍下了一幕检测仪器不插电源、工作人员躺在车里睡大觉的监测秀。无怪乎中华环保联合会有关调查人员借用当地污染受害者的话说,调查哈药污染,难就难在哈药早已绑架了政府。

正如《中国商贾小说史》中所说:商业一旦得到权势的保护,其商业就得到飞速发展。而官与商相勾结的经济,是暴利经济,也是畸形经济,是难以使社会得到全面发展的经济。媒体报道说,哈药最近五年上缴70亿元税金,企业、政府两厢都日进斗金,剥去光鲜的外衣,却发现这很大部分不过是在权力庇护下攫得的黑心钱,难免让人联想到昔日不良商家在快活林的掘金。

当年武松砸了蒋门神的场子,叫他离开,他口头上答应了,但实际却没有走,暗地里买通张都监来杀武松。不得不提的是,媒体曝光了哈药的污染问题后,哈药总厂厂长一行人曾专程进京向公众道歉,并表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接受一切处罚,在新厂区未建成之前,老厂区的排放将百分之百达到国家标准,决不超标排放。然而在调研过程中,附近居民却向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反映,哈药进行过数次较严重的夜间偷排。道歉归道歉,权力羽翼下的买卖做起来是那般容易,用不着挖空心事来想什么经营策略,也会赚得盆满钵满,快活林的快钱想不赚都不行。

几百年前的《水浒》时代,施耐庵成功塑造了一个官商合谋的绝世标本快活林,斗转星移,这快活林的赚钱思维至今阴魂不散。早些时候,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发布的《走向社会重建之路》报告称,当今中国的众多社会矛盾,归根到底,是由于改革过程中权力、市场和社会三种力量有失衡之处,权力之恶和资本之恶未得到有效制约。 更危险的是,权力之恶与资本之恶已经叠加在一起,形成了权力市场经济。资本一旦无良很可怕,它必然伤及公共利益。混合了权力基因的无良资本更可怕,因为它会无良得更有底气,更嚣张跋扈。诸如哈药们的快活林还要开多久呢?

青岛定制防静电工服

河北防静电工服定制

长春制作西服

济宁定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