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九短篇故事集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6:06 阅读: 来源:保温钉厂家

我指完墙壁上方,悬挂着的照片后。刘来富猛的就反应过来,我口中说的人是“齐叔”了。

刘来富嘴一撇,发狠说道:“老东西,平时看上去人模人样,咋会是这种人?”

我瞪了一眼刘来富,嘴里快速说道:“齐叔人是老了,但还不确定他是那种人,好人?还是坏人?要有证据去证明!”

绿毛鹦鹉,此时显得有点瞌睡了,我看了一眼手腕的表后,淡淡说道:“哟!都晚上10:50了。”

刘来富眼神发狠,对我说道:“证明?俺们来看看监控,不就清楚了嘛。”

我抓起了身旁鸟笼,看着闭眼睡觉中的绿毛鹦鹉,轻轻的摇晃了几下鸟笼,对绿毛说道:“嘿!别睡啊,说句恭喜发财就能睡了。”我眼前的绿毛鹦鹉,头都没从翅膀中伸出来,爪子只是抬了一下。

我张口就骂道:“绿毛!别得寸进尺啊!明天喂你的时候,肉虫减半!”

刘来富站在吧台中,弯着腰手中捣鼓着监控机器,我提着鸟笼站在吧台旁,指着监控设备上的一个黑色按钮说道:“先按那个键,在开电脑屏幕。”

很快电脑屏幕就发出了淡淡的亮光,监控画面中正显示我和着刘来富两个人,我看了几眼监控画面后,连忙拍了拍刘来富的肩膀说道:“把画面全部打开,一共有九个画面,看着自己站在监控中的画面,怪吓人的。”

刘来富手忙脚乱,捣鼓了几分钟,怎么也调不好监控画面,对我焦急说道:“俺不会整这个机子,还是你进吧台来弄吧。 沈龙!”

我将手中的鸟笼递到了刘来富手中,很快调整好了监控的画面,开始调到昨天晚上9:00时的画面。

监控画面显示着,我和刘来富一个在忙着喂鸟,一个正忙着喂鱼,而老板“齐叔”正坐在吧台内翘着二郎腿,手中正数着白天的营业额(钞票),而齐叔的眼神一直盯着路对面的砂锅店,我快速将店门口监控点开。

发现每次齐叔抬头看向门外时,都是小梅正好走出砂锅店去忙着送砂锅,我脑门上的汗珠,顺着太阳穴的位置缓缓往下流。

刘来富站在我身旁,催促着我说道:“看咱们下班以后的画面,看看齐叔在干什么?”

我快速将监控时间调到,9:30,画面中出现了我和刘来富,正朝着吧台中坐着的齐叔,挥手再见。

刘来富显得有点慌张,急促催着我要快进监控画面,我摇了摇头,示意他仔细看监控画面中的齐叔,他低着头手里像是拿着某种发出亮光的东西,正低着头看着那发出亮光的东西,我将这张画面全部打开,逐渐放到最大后。

发现齐叔这正在低头玩手机,不对!他正在给谁打电话?没错!随后就将电话贴在耳边,站起来了身子,眼睛朝着路对面的砂锅店看去。

刘来富眼睛盯着屏幕,嘴中骂道:“老畜生!老畜生!缺德啊!”

我连忙拍了拍刘来富的肩膀,对他语气缓慢说道:“别急,看看齐叔他要干什么。”

监控时间晚上 9:41 。路对面的砂锅店,正缓缓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手中正端着一碗砂锅,过了十几秒后她推开了店门,走到了齐叔正坐着的吧台,将手中正端着的砂锅,恭恭敬敬摆放在了吧台桌面。

给齐叔送来砂锅的女孩正是“小梅”。监控画面中她好像正伸着脖子,看向屋里的什么东西?

我将小梅看的S3监控画面打开,角落中显示出绿毛鹦鹉,正对着小梅点头,时不时还摇晃着鸟脖子。

监控画面中的齐叔,则是将面前的砂锅朝外推了推,看样子他并不喜欢吃砂锅。我看着接下来的监控画面后,很自觉的从吧台板凳上站了起来,用脚将板凳朝后推了几下。

监控画面显示齐叔正在用手指着,角落中的绿毛鹦鹉,正在得意的介绍起来,小梅看样子很喜欢这只鹦鹉,她朝着绿毛鹦鹉的位置挪动了几步。

监控画面中的齐叔,缓慢的从屁股底下,拿起了自己正坐着的板凳,朝着小梅身后走去。而小梅正开心的用手逗着绿毛鹦鹉,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正缓慢靠近自己的齐叔。

悲痛的一幕还是发生了,齐叔手中的板凳重重的砸在小梅的后脑部位,绿毛鹦鹉拍打着自己的翅膀,而且鸟嘴张的很大,我看到绿毛鹦鹉的嘴型像是在说:“滚!滚!滚开!”

齐叔甩手打了一下绿毛鹦鹉,地上被板凳击中头部的小梅,正挣扎着朝着门外爬去,小梅被齐叔手中的板凳砸的很重,头部流出鲜红的血夜,吃力的朝着门外缓慢爬去。

齐叔一只脚踩着小梅后背,将手中的板凳举过了头顶,狠狠的砸到了小梅的头部,地上躺着的小梅不在往门外爬了,身体只是时不时发出轻微的颤抖。

我看向了喜欢小梅的刘来富,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如果爱能早点说出口,我愿陪你到天涯海角,至此一生,永不离去。”

刘来富看着监控画面中的小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中的泪水已经缓缓的流在了下巴处,滴答滴答打湿了衣领。

“齐叔...他怎么在盯着我们看?”我心里一直在感受刘来富此时的心情,被他突然这么一说后,我猛的转头看向了店门外。嘴里骂道:“我靠!他怎么知道我们发现了他这些脏事?”

刘来富看到我的表情后,也是微微一愣。然后指了指监控画面:“他一直朝着我们这里看,怎么这么邪门!”

我转头看向监控画面,眉头紧皱着对刘来富说道:“他不是在看我们,他是在看监控镜头。”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齐叔很快将所有监控都关闭了,随后监控画面出现了黑屏。

刘来富脸上露出狠劲,攥着拳头对我说道:“我要给小梅报仇!”

我还没来得及喊住刘来富,就看着刘来富走到了一个鱼缸处,从鱼缸底下抽出来一把短刀,问向我:“我现在去老畜生家里宰了他!”

我连忙拉着怒气冲冲,朝着门外走去的刘来富说道:“在制造一起血案?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先去找到小梅的尸体,看看是不是被齐叔藏在哪了,找到了证据就可以报警了!”

刘来富将手中的短刀,猛的扔在了地上,用手臂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一句话都没说。

我晃动了几下正在睡觉的绿毛鹦鹉,嘴里说的:“快醒醒!快醒醒!齐叔把小梅尸体放哪了?”

绿毛鹦鹉吧嗒着鸟嘴,朝着鱼区喊道:“大鱼,大鱼。”

我一听绿毛鹦鹉给我提示了,连忙对刘来富喊道:“走啊!别蹲地上了,鱼区是你的地盘,赶紧找啊!”

刘来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大步朝着鱼去走去,嘴里含糊重复着一句话:“大鱼?大鱼?大鱼!”

虎门废品回收多少钱

蚌埠市政排水聚乙烯双壁波纹管选购有讲究

各种颜色型材铝方管规格大全

北塔区承重加固公司

解放2吨抑尘车供货商

江苏拱形钢管D形管生产厂一支起订

南阳优质玻璃钢电力管&

天门电力建设CPVC电力管180规格常用吗

智能湿喷台车机械臂湿喷机

图解德州MPP塑钢复合管各项性能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