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商战背后的神秘朋友圈-【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1:40:20 阅读: 来源:保温钉厂家

采写/本刊记者庄双博

从万宝之争到恒大加入,从2008年长江商学院“好同学”救蒙牛到2016年“好同学”救乐视,貌似常规的资本运作背后其实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无论是江湖救急还是搭伙结伴抢蛋糕,圈子的力量在资本的世界显得尤其重要。在商业社会没有正义邪恶之分,商场如战场,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胜者为王败者寇。

宝能系与潮汕帮

2016年对于万科来说是非常难熬的一年。从2015年7月份宝能系增持万科股票开始,万科就被推向了风口浪尖。随着2016年8月恒大的加入,万科的前景变得更加模糊不清。万科在万科团队、华润、宝能系、安邦、恒大还有一些潜在的竞争者的你推我搡中蹒跚前行。

万科作为中国房企的龙头企业,多年来一直被严重低估,与其庞大的规模和良好的业绩相对比的是相对较低的股价。万科不仅有充裕的现金流,还有丰厚的资产,加之其股权相对分散、管理层持股比例极其低,所以只用很低的价格就能获得如此优秀企业第一股东的位置。在“宝能系”挥起手中大棒之时,前十大股东合计股份持有权比例仅为22.72%。“只要200亿元就能在二级市场拿下万科第一大股东之位。”万科总裁郁亮2014年3月就提出忧虑,如今被“宝能系”和恒大的实践证明。

“宝能系”增持万科股票大量资金的主要来源首先是前海人寿的保险资金,共斥资104.22亿元,其中包括万能险账户保费资金79.6亿元和传统保费资金24.62亿元;第二部分是宝能系旗下的钜盛华公司联合证券公司的杠杆资金,其主要的合作对象是中信证券(600030)、国信证券(002736)、银河证券等券商,杠杆方式以融资融券和收益互换为主,钜盛华以自有资金约39亿元,以1:2的杠杆撬动券商资金约78亿元;第三部分是联合银行理财资金成立资管计划,合作对象为广发、建设、平安、民生、浦发等银行,杠杆是以优先/劣后分级形式安排的基金。

除了常规的融资渠道,潮汕商会也是姚振华支持阵营中的一股重要力量——姚振华目前兼任广东潮汕商会的荣誉会长。7月8日,全国30多个潮汕商会负责人曾集体参观考察宝能总部,这被市场解读为潮汕商会对宝能系的支持和声援。知情人士透露,在会上,很多会长说如果宝能需要支持就尽管开口,他们将全力支持。

虽然姚振华曾表示现在还不需要支持,自己能解决问题。但是,这些背后的支持也不容忽视,至少给予姚振华足够的信心和坚持下去的信念。

恒大与“大D会”

与“宝能系”和“潮汕帮”不同,恒大许家印之所以敢涉入万科股权争夺战,有很大一部分的因素来源于其背后的“大D会”。而"大D会"确实在实打实地重金买入万科股票。

2016年8月16日至11月9日,中国恒大进一步收购共1.62亿股本公司A股股份,至此共持有9.15亿股本公司A股股份,占本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8.29%,总代价约为人民币187.7亿元。

力信资本(NexusCapital)在8月9日、11日两次增持万科H股,持股占万科H股比例为11.54%。据《明报》报道,力信资本的背后大佬是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

被称为新世界发展集团董事会主席郑家纯“御用经纪”的鼎佩证券目前持有万科H股1697.43万股,占万科H股的5.57%。

与"大D会"偶有合作的柯清辉中策集团旗下的证券行中策富汇,于11月初起增加万科H股持仓至2.57%,总值逾7亿元。

恒大现时持有万科A股10.16%,占总股本约8.3%,如再加上鼎佩、NexusCapital及中策富汇所持股,合计占万科总股本超过10%。

从今年7月份恒大高调宣布介入万科股权争夺战开始,“大D会”开始频繁出现在国内媒体。

所谓“大D会”是指因为新世界(600628)发展创始人郑裕彤喜欢玩“锄大D”的扑克牌,经常与朋友“锄D”而得名。其成员主要包括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新世界发展集团董事会主席郑家纯、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中渝置地的老板张松桥、华人置业董事长刘銮雄等。过去多年,他们多次联手做了多项投资,包括投资新股,并成功协助恒大2009年上市。

2008年3月,恒大启动全球路演并公开招股,市场估值在1200亿-1300亿港元。但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使恒大的上市计划搁浅。由于当时恒大为了上市造势而向全国拓展的37个项目中,有33个(高达906万平方米)在建,且都没有达到恒大内部的开盘销售指标。再加上大规模拿地,资金缺口高达120亿-150亿元。上市计划的中断使恒大岌岌可危。

“当时考虑了很多,卖房子?卖土地?最后确定坚决不卖土地,采取增资扩股的方式在海外资本市场融资。”许家印后来接受采访时说。

据坊间传闻,许家印当时曾经找过王石,未果,彼时谁能料到当下的风水轮流转。由于恒大的地产项目开盘邀请明星助阵,许家印认识了香港英皇集团的老板杨受成。据称,许家印就是通过杨受成结识了新世界发展集团创始人郑裕彤。

“恒大暂时停止IPO后的3个月,我主要的经历都在香港,差不多可以说在那里上班了,瘦了四五斤。”许家印这3个月的时间几乎都在香港寻找帮助,据媒体报道,许家印每周都要和郑裕彤吃一次饭,并去郑裕彤家打牌。许家印跟郑裕彤玩“锄大D”,跟郑家纯玩“斗地主”,有时甚至会玩至深夜。

或是因为郑裕彤从牌品见人品,或是许家印的执着打动了郑裕彤,据恒大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8年6月,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总共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郑裕彤通过旗下周大福耗资1.5亿美元买入恒大3.9%的股份。

2009年10月19日,恒大在香港举行上市投资推介会,多名“大D会”成员到场为许家印站台,包括新世界主席郑裕彤、华人置业主席刘銮雄、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长江实业执行董事叶德铨、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以及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等。

2009年11月5日,恒大举行上市挂牌仪式和上市晚宴。郑裕彤、刘銮雄及张松桥再次到场。

2010年4月,恒大获得了“大D会”成员之一刘銮雄及其华人置业的“输血”。恒大宣布向华人置业及刘銮雄发行6亿美元的新增票据,其中华人置业认购3.5亿美元,刘銮雄则自掏腰包认购2.5亿美元。

郑裕彤没有看错,许家印在“大D会”成员需要他的时候没有退缩,而是大方接手“大D会”其他成员欲撤离内地时脱手的所有项目。

2015年12月2日晚,恒大及新世界分别发布公告,称恒大已收购新世界位于海口、武汉、惠州3个城市的4个超大型项目,总建筑面积近400万平方米,涉及金额135亿元。

2015年12月29日,恒大连发两则公告,宣布以高达204亿元的代价,收购新世界和周大福位于北京、上海、青岛、成都、贵阳的5个地产项目,总建筑面积851万平方米。

2015年6月2日晚间,恒大发布公告,宣布将收购中渝置地持有的一家重庆房地产公司的92%股权及相关贷款,总价55亿元。

2015年7月,恒大和华人置业双双发布公告,称旗下两家附属公司已经达成收购协议,恒大以65亿港元的代价收购华人置业名下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爱美高集团,包括位于成都市的西锦城、都汇华庭和华置广场3个住宅及商业办公楼项目。

2015年10月,恒大又以17.5亿港元接下了华人置业位于重庆御龙天峰项目的25%权益。11月12日,恒大以125亿港元收购华人置业美国万通大厦物业项目公司。

2015年12月23日,恒大宣布拟向数名投资者发行总额15亿美元的永久可换股证券,此次发行预计所得款项净额约14.84亿美元。“大D会”成员再次捧场。郑裕彤认购了可换股证券中的绝大部分,其中通过新世界认购9亿美元,周大福与另一独立投资者认购3.3亿美元。张松桥的中渝置地则认购了剩余的1.7亿美元。

真金白银的互利互惠让恒大迅速成长起来,这当然和许家印的领导和优秀的团队分不开,但也离不开其背后的“大D会”的鼎力支持。在中国恒大的年半年业绩报告上,9999.2亿元的总资产让人眼前一亮,成立仅仅20年资产规模即将破万亿元,可算得上商业圈中的一个奇迹。

“大D会”不是一个规范的组织,也没有严格的制度,但是其强大成员展现出来的恐怖力量让人不得不给予足够的重视。换位思考,如果作为一个“大D会”成员的竞争对手,当了解到这一切,会不会产生一种无力感。而如果一个企业背后有类似“大D会”这样的组织,那么他在执行自己看好的决定时会少了很多的顾虑。

“中国好同学”出手不凡

2016年11月初,一路高歌的乐视被曝多达百亿元货款未付、资金链出现问题,乐视帝国面临崩塌险境。截至11月21日,乐视网(300104)股价跌幅超过14%,市值蒸发超过120亿元。

11月14日,长江商学院“CEO”六班共计60余位企业家来到乐视。次日,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出现在乐视大厦,他代表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赶赴乐视签订投资协议。“我们六班全班共同委托我与乐视进行项目洽谈。经过两天的洽谈,我们代表全班一起圈定6亿美元的投资……第一期资金为3亿美元,将在12月中旬前全部到账。”当天签约仪式到场的有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标普基金合伙人谢超、业之峰集团张君等。

乐视方面称,这笔资金将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乐视全球)。这也意味着,乐视以乐视汽车作为主要标的进行融资,但融得资金可能将投入到包括乐视汽车在内的乐视生态多个子业务当中。一时间,长江商学院中国好同学的事迹再次传为美谈。

这让人联想到2008年的长江商学院同学鼎力支持蒙牛免于被海外资本增资控股的事件。当时由于三聚氰胺事件,蒙牛乳业的股价一路狂跌,老牛基金会抵押给摩根斯坦利的股票也面临被出售的危险,境外资本大鳄虎视眈眈,蒙牛陷入被外资收购的危机。

2016年8月22日,瑞银持股蒙牛比例为7.99%,在蒙牛停牌前后曾减持至7.71%。但是在其持续对蒙牛唱空之后,9月25日瑞银却突然大量增持,持股比例达到12.23%。在当时蒙牛股权较为分散和股价较低的情况下,只要有人趁机收购蒙牛抵押在摩根斯坦利手中的股权,就能轻而易举超过牛根生与其管理层的股权,进而取得蒙牛的实际控制权。

当时正在长江商学院读EMBA的原蒙牛董事长牛根生给他的同学们写了一封《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及长江商学院同学的一封信》求救万言书,立刻得到了国内众多重量级企业家的大力支援。

柳传志连夜召开联想控股董事会,将2亿元打到了牛根生基金会的账户上。俞敏洪送去5000万元救急。江南春拿出5000万元应援。田溯宁、马云、郭广昌、虞峰、王玉锁等都打来电话,表示随时随地可以伸手援助。据统计,牛根生一封信换来近10亿元的支援。

蒙牛度过危机,长江商学院“中国好同学”的称号也随之传开。时隔8年,这一幕在乐视这次危机中再次上演。虽然不知“好同学”送来的这6亿美元能否挽救乐视于危难之中,但至少在当时解了乐视的燃眉之急。

“无组织”的组织

“大D会”、“好同学”,它们不同于各商会组织,没有任何正式的制度和规范,但是与它们有关的每一次商业活动都让人不敢轻视,或恐惧、或艳羡。平日里你甚至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或许正是这种表面上的“不存在”才会让你在它们出现的时候更深刻地感受到其巨大的力量。

当一些上市公司遇到所谓的“野蛮人”入侵,需要反思的不应该仅是自身股权的松散、股价的低廉或者运营团队的疏忽。是否也应该反思是不是从最初就忽视了对方背后的力量?同样,想扮演“野蛮人”角色却被“棒打”的公司也应该考虑到对方身后是不是也存在一些“好牌友”、“好同学”。

“大D会”、长江商学院好同学,虽然不同于商会组织,但是却能在最需要的时候能够做出比商会更直接有力的帮助。此类无组织的组织都有很多共同之处:首先,其成员或实力或能力或潜力或声誉都有过人之处,并能得到其他成员的认可。这是成员可以成为一致行动者的前提,每位成员在正式成为组织中一员之前都接受了其他成员非正式却更深度、更全面的考察。

其次,每项需要其他成员参与的经济活动都是可以获得更多回报的考量。商人考虑问题往往首先站在经济层面,付出能否得到回报是首要考虑因素。当然,所谓回报不是简单地经济意义的利益,正所谓“名利场”,除了“利”之外还有“名”。如果一个经济事件的参与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付出一定的代价可以换来社交声誉、社会地位的提升——甚至考虑到自身在今后的发展中遇到类似情况有可能需要其他成员帮助——组织中的成员都会积极参与。

最后,因为组织中的成员都有强大的实力,聚合在一起的能量更是无比巨大,甚至可以在某些行业内形成一定程度的垄断。在这种强大的力量背景下,很多看似困难复杂的问题可以简单化的处理解决。

由此看来,在商场这个战场中,在通往胜利巅峰的途中单兵作战已经举步维艰。群英荟萃的年代,高傲的个人英雄主义势必以悲剧谢幕。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钼铁

北京附近回收名酒网价格表查询

登高车出租

开封发电机租赁

深圳围挡绿化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