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施工被砸致重伤赔偿责任哪家担

发布时间:2020-02-27 18:09:49 阅读: 来源:保温钉厂家

我国现在从事建筑施工的人员越来越多,因此建筑施工人员在施工过程中受到人身损害的案件也更为常见。近日,寿县人民法院就审理了一起健康权纠纷案件,本案原告曾某某在施工中被砸成重伤,把该施工工程的开发商、总承包方及各分包方都告上了法庭,那么,谁最终将承担赔偿责任呢?

本案经公开开庭审理后,查明的事实具体如下:该案被告一甲公司作为开发商,在寿县新城区投资开发一商住楼盘项目,被告二乙公司为该项目的总承包方,2012年6月3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确认单,其中明确保温、真石漆由甲公司直接分包,发包方对安全文明负责。在此确认单上,业主方签字上方又用手写体加上同意上述分项工作划分,总包单位应配合做好各项安全防护措施及脚手眼封堵等内容的内容。据此甲公司将该工程1#-8#楼,1#、8#商铺的外墙、屋面保温系统工程分包给被告三丙公司,将该工程1#-8#楼真石漆工程分包给被告四丁公司施工,甲公司分别于2012年6月19日和2012年6月19日与丙公司和丁公司签订了《某工程外保温系统协议书》和《外墙面真石漆工程承包合同》。《某工程外保温系统协议书》约定丙公司应服从总承包方、监理方、及甲公司的安全管理,丙公司全责承担自己引发的一切安全事故。《外墙面真石漆工程承包合同》约定总承包方对安全文明施工进行监督,由于丁公司自身原因造成的安全事故,由丁公司负责。两份合同作为总承包方的乙公司均未盖章,但收取分包费的2℅作为配合费。2013年7月17日,甲公司给乙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诺乙公司不承担甲公司分包工程所引起的相关责任。

被告五魏某某为丙公司在该项目的职工,原告曾某某通过魏某某介绍为丙公司从事外墙粉刷水泥的工作,但丙公司没有给施工人员提供作业时乘坐的吊篮之类的工具,在脚手架被拆除后的情况下,因丁公司的工作紧随丙公司工作之后进行,丙公司指示工人乘坐丁公司租赁的吊篮进行施工。如此情形的工作曾某某已进行了一个多月。2013年4月6日上午曾某某在4#楼工作,当天上午丁公司在3#楼安装吊篮,下午1时许,曾某某等乘坐丁公司在3#楼的吊篮准备在3#楼施工,当时吊篮电源是通的,现场没有丁公司人员。在曾某某和另一工人启动吊篮时,吊篮顶部安装的起重臂钢管脱落,曾某某被砸伤。曾某某受伤后被送往淮南某医院治疗,被诊断为:1、T7椎体粉碎性骨折伴高位截瘫;2、右手食、中、环、小指多发骨折;3、左肩胛骨骨折;4、闭合性胸部损伤、双侧多发肋骨骨折。住院96天后回家休养治疗。曾某某的医疗费217811.59元由丙公司垫付。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丙公司申请,由本院委托,安徽某司法鉴定中心分别于2014年4月13日、4月22日作出鉴定意见,曾某某胸7椎体粉碎性骨折伴高位截瘫;1、右手食、中、环、小指多发骨折;左侧肩胛骨骨折;双侧多发性肋骨骨折,符合重物砸击所致。现遗高位截瘫,(双下肢肌力Ⅰ-Ⅱ级),其损伤的后遗症符合《道标》二级伤残;双侧多发性肋骨骨折(13根),属八级伤残;右手部分功能丧失属九级伤残;左上肢部分功能丧失属十级伤残。2、休息期限为伤后360日,营养期限为90日,护理期限为伤后120日。3、曾某某因高位截瘫,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属于完全护理依赖程度。4、曾某某胸椎内固定装置取出时的后续医疗费用需要人民币12000元。曾某某因高位截瘫,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需要配备残疾辅助器具协助护理,建议配置国产适用型截瘫支具ARGO-Ⅱ型及其相应的配套器具,全套计价人民币32000元,另外16%的维修费,使用期限为四年。2013年8月4日,曾某某妻子孙某曾委托安徽另一司法鉴定所对曾某某进行伤残等级评估、二次手术取出内固定费用评估、三期评定及护理依赖程度评定,鉴定意见二次手术取出胸椎钢板内固定需要12000元,住院20天。2013年11月13日,曾某某在合肥某康复器具有限公司购买截瘫行走器一件,单价46000元。

另查明,2012年10月26日,乙公司因吊篮安装手续不完善,有安全隐患而进行了停止外墙吊篮施工的处罚。该事故发生后,甲公司工程部下发了对4.6安全事故的处罚通知认为此事故丁公司违反吊篮安装操作程序,在配重到位情况下,立杆连接不装插销,在明知未安装调试完毕情况下未切断电源,因承担主要责任,丙公司在没得到安装单位正式通知的情况下,私自操作吊篮,负有一定责任。乙公司在收取保证金的前提下管理监督不力,负有责任。分别罚金50000元、10000元、10000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曾某某在乘坐吊篮时未带安全帽,但其该行为与其所受的损害结果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其在高空作业未经培训亦非其本人过错,因此对其损害结果原告本人并无重大过失,不能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丙公司作为原告的雇主,应当为原告提供安全的生产条件,然而丙公司却没有提供必要的、安全的作业工具,随意安排原告等乘坐丁公司租赁的吊篮施工,对吊篮是否安全持放任态度,因此丙公司对原告的损害后果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导致曾某某受伤的吊篮系丁公司租赁,吊篮顶部安装的起重臂脱落导致该事故发生,没有证据证明是吊篮的质量问题而导致起重臂脱落,各方当事人也未提出此方面的意见,因此对起重臂的脱落丁公司存在管理失误,丁公司对吊篮疏于管理,因丙公司与丁公司的工作是互相联系的,原告乘坐丁公司吊篮工作是常态,丙公司没有吊篮的事实丁公司应当是明知的,因此丁公司辩称原告偷乘吊篮不合逻辑。虽无证据证明丁公司明确同意丙公司员工乘坐其吊篮,但可以认定丁公司应当知道该情形的存在。对原告的损害后果丁公司亦应承担赔偿责任。虽然在甲公司的分包合同上乙公司没有盖章,但从乙公司的罚单及确认单及 对4.6安全事故的处罚通知等可以明确乙公司对丙公司和丁公司的安全生产有约定的管理义务,并收取一定的资金,享受一定的权利,但乙公司对丙公司和丁公司安全生产管理不到位,根据权责对应的原则,可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于本案属于工伤保险调整范围的辩解,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魏某某系丙公司在该项目的负责人,其行为属职务行为,对其辩解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因曾某某先期治疗的医疗费由丙公司支付,故丙公司提出曾某某的医疗费在本案中一并处理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甲公司作为该项目工程的开发商,将外墙保温工程发包给丙公司,因甲公司无法定的安全管理义务,没有收取管理费用,故不应直接承担因管理疏漏过错的赔偿责任,但丙公司应具有的设备未设置,说明其未达到安全生产条件,对此情形甲公司应当知道,甲公司为此应当依法对丙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曾某某要求以109.4元/天计算误工费,本院予以采信。曾某某在本案中要求以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的请求,因其未提供相互印证的证据相佐证,本院对此不予采信。对于曾某某提出的精神抚慰金、交通费偏高,本院予以酌定。

因此,根据查明事实及各方的过错程度,法院依法判令丙公司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丁公司承担40%的赔偿责任,乙公司承担10%的赔偿责任,甲公司对丙公司承担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驳回原告曾某某对被告魏某某的诉讼请求;驳回原告曾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梁惠文)

贵州西装

贵州制服厂家

贵州职业装定做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