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钉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白领被骗入传销组织 成职业婚托诈骗数十万资讯生活

发布时间:2019-05-07 22:40:12 阅读: 来源:保温钉厂家
白领被骗入传销组织 成职业婚托诈骗数十万资讯生活

  我想,法官宣判的那一刻,站在临海法院被告席上的小文(化名)心里一定是五味杂陈。

  坐在法院旁听席上,远远望去,穿着红色夹袄绑着马尾辫的小文在一排受审的犯人中显得有些醒目,只是身上那件看守所的黄色马甲此时此刻看上去显得那么的刺眼。

  这是一个诈骗团伙,专门通过相亲交友网站为别人介绍对象。当然,网站上的女孩子都是他们找来的托。如果有人看上了,双方见面后,女孩就会让男的买金银首饰当作见面礼,然后就趁对方不注意跑路。

  小文的“工作”,就是充当那个托,骗钱。谁都知道,做这份“工作”,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可是,谁又能想到,其实,在故事最开始的时候,小文曾经也是个受害者……

  网络识人不清,她被骗加入传销

  1988年,小文出生在河北张家口,关于她个人的一些情况,法院提供的材料上并没有多说,只是提到,2010年,她从一所大专学校毕业,之后去了山东的一家公司工作,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小白领。

  从选择独自离家几百公里找工作这件事上,你能感觉到,她是个很独立的女孩子,她希望自己在外面能闯出一片天地。

  但她毕竟是个弱女子,异乡打拼的苦闷、工作的压力,都会让她觉得“心很累”,闲暇之余,她把时间打发在了网络上。

  2011年3月,一个偶尔的机会,小文在网上结识了一位“事业有成”的大哥唐宇(化名)。都说网络上的事千万不能当真,但小文觉得这次自己遇上了好人,每当她失落的时候,唐宇就会体贴无比地关心她、安慰她,渐渐地,她对唐宇越来越依赖。

  在闲聊的时候,唐宇有意无意地告诉小文,自己是临海一家药业公司的销售主管,年薪有20多万。“你压力这么大,来我这边玩玩吧,如果觉得合适,就留下来工作,大哥罩着你!”

  听唐宇几次说起临海这边经济发达,收入可观,小文渐渐心动了。2011年7月,小文下定决心辞职来到临海投奔唐宇。

  很快,唐宇带着小文找到了公司的主管,主管告诉她,他们的公司叫“贵州山霸药业科技有限公司”,主要销售保健品,提成很可观,但是要加入公司的话,得交一笔4000元的会费。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没有上班就要收钱,这样的公司十有八九肯定是骗钱的。但是小文偏偏没看出来,她在“公司”里连续住了几天,大哥唐宇和那个主管几乎天天都在游说,唐宇甚至直接拿着厚厚一叠钞票对小文说,这就是加入公司干一个月能拿到的奖金,一万多元,只要做得好人人都有这个数。

  小文动心了,交了会费,加入了这家所谓的药业公司。没过多久,小文就发现自己的工作“不寻常”,并不是像普通公司一样踏踏实实地进行销售,而是以推销保健品为名,以拉下线的方式来赚钱,下线越多级别越高。

  这不就是传销么,小文终于明白了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主管搜走了她的手机和身份证,不让她与外界联系。她也曾试图逃跑,但总有人看着她,而且身上也没钱,根本走不了。

  无奈之下,小文只能留下来,被迫成为传销团伙的成员。

  传销“转型”诈骗,她成了一名婚托

  世事难料,就在小文加入“公司”后不久,保健品传销的生意因为警方的打击越来越难做,小文还没来得及发展下线,“公司”就进行了一次重要“转型”,不做传销,改行做诈骗了。

  不得不说,这伙人在怎么骗钱上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他们发现通过手机、电脑等方式寻找陌生人交朋友更容易发展下线。尤其是以美女的名义来相亲交友,再以买“见面礼”为由让对方出钱,往往会有不少男性上钩。

  2011年下半年,他们成立了一个以相亲交友为名的机构,还起了一个“感情邀约”的名字。

  团伙的成员被分成聊手和托儿分头行动,男的负责在网上发布征婚信息,用QQ、微信、飞信等多种方式寻找目标,聊天搭讪。女性就当托儿,负责打电话、约人见面。

  年轻貌美的小文自然是托儿的不二人选,但是理智告诉她,这是在犯罪,不能做。

  因为消极怠工,主管连小文的伙食也不管了,她被分派去做捡菜的工作,每天从菜市场里捡一些别人不要的菜叶子拿回来做菜吃。

  小文坚持了两三个月,期间,扮托骗钱的“同事”们屡有收获,她内心的防线开始松动,用“同事”的话来说,她终于“想通了”。

  第一次约人见面,她胆战心惊,生怕被对方识破,但几个小时下来,对方没有丝毫怀疑,她成功骗来了一个黄金首饰。

  有了成功的经验,小文开始渐渐得心应手起来。

  诈骗金额数十万,她在法庭上哭成泪人

  “我特别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来临海看我呀?”小文拿出手机,对好几个男人发出了见面的信息。每天,她要打八九十个电话,发上百条短信,引诱他们来临海见面——几个月后,对这些“工作”,小文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个叫陈凡(化名)的男人给她回了信,这是一个四川人,一样寂寞难耐,他们在网上已经聊了两个多月,他决定三天后来临海。

  小文立即向主管汇报,主管把这个信息记录在案,并给小文安排了一名搭档。

  三天后,陈凡来到了临海,看到娇小秀气的小文,陈凡显得有点激动,伪装成小文闺蜜的小丽几句吹捧,他立即豪爽地答应送小文见面礼。

  小文也不客气,立即去一家黄金饰品店挑了个坠子和项链,花了3000多块钱;吃饭时,又有意无意提起自己父亲生病缺钱的事,陈凡又给了4000块的现金。骗到钱后,小文和小丽找了个借口离开,不久,她在网上拉黑了陈凡。

  就这样,一直到2013年5月被抓,小文直接作案六七次,骗得黄金首饰6件,而她参与的诈骗案件就更多了,才一年多时间里,小文和同伙共同诈骗了50多万的不义之财。

  可小文从中捞到了多少呢?说起来你都不敢相信,一分钱都没有,事实上,这些钱已经全部落入主管的口袋。

  “我自愿认罪,我也很后悔,希望法官能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1月9日,小文站在临海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哭成了泪人。

成都小额贷款

邯郸不锈钢标牌制作

海口舞台桁架搭建